• asiathemes[at]gmail[dot]com
  • (2)245 23 68

俄乌冲突不断 炮火中的扎波罗热核电站局势复杂

tb888akk1      -    38 Views

俄乌冲突不断 炮火中的扎波罗热核电站局势复杂

  作为俄乌冲突的焦点之一,位于乌克兰境内的扎波罗热核电站牵动着全球目光。本周,由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亲自带队的工作组,冒着炮火抵达扎波罗热核电站,展开评估和保障活动,让外界对于核电站的安全多了一些信心。但与此同时,乌克兰方面高调宣布发起“反攻”,战场局势更趋复杂。

  8月31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派出的专家团抵达乌克兰扎波罗热州首府扎波罗热市。

  据塔斯社报道,工作组由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亲自带队,另有13名专家来自10个国家,包括阿尔巴尼亚、中国、法国、意大利、约旦、立陶宛、墨西哥、波兰、塞尔维亚和北马其顿共和国等,没有俄罗斯和乌克兰专家参与,也没有美、英的代表。

  

  这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第一次派遣工作组深入乌克兰战区,由联合国后勤、安保领域的工作人员负责护送。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强调,冲突各方均有责任保护专家团的安全。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 格罗西:国际原子能机构正在进入扎波罗热核电站,如你所知,我们在那里执行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评估那里的实际情况,尽我们所能帮助稳定局势。

  

  扎波罗热核电站,位于乌克兰扎波罗热州埃涅尔戈达尔市,是乌克兰境内最大的核电站,同时也是欧洲最大核电站之一,发电量占乌克兰发电总量的25%。

  俄乌冲突爆发后,今年3月,俄方控制了埃涅尔戈达尔市。俄外交部表示,为防止核材料和放射性物质泄漏,需派出俄军人保卫核电站。同时,俄方同意继续由乌克兰国家核电公司的员工负责核电站的运营管理。但许多西方媒体报道称,俄军占领了核电站。

  7月中旬以来,核电站及其周边频繁遭到火炮及无人机袭击。俄方称,是核电站内的乌方工作人员向乌军泄漏了核电站地区的人员和设备位置信息,乌军据此制造了袭击。

  

  俄罗斯军人:放射性同位素就储存在那里,大概20至30米远。

  几十年过去,核泄漏的阴霾仍笼罩在切尔诺贝利上空。国际社会也深刻意识到,在扎波罗热核电站安全问题上“玩火”极其危险,很可能引发另一场核灾难。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干事 马尔迪尼:在像扎波罗热核电站这样的设施内部及周边不应该发生交火战斗,因为我们知道后果会是什么,假如发生不幸的灾难,也不可能有人道主义应急措施。

  据乌克兰核能专家预测,一旦扎波罗热核电站发生灾难性事故,严重程度可能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10倍。

  

  当地居民:我们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后幸存下来,那是场大灾难,但我们幸存了下来。在我看来,现在的威胁是100%。扎波罗热核电站有六个反应堆,不是一个。

  

  本周,扎波罗热当局已经开始向当地居民分发碘片以预防放射性危害,并举行核灾疏散演习。

  8月29日,乌克兰国家核电公司(Energoatom)在社交媒体发文称,根据当天的风力预报,未来3天内,一旦扎波罗热核电站内有一台动力装置发生严重事故,辐射云将会覆盖乌克兰南部和俄罗斯西南部部分地区。届时,欧洲大陆或将因此拉响核警报。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博雷利:目前在扎波罗热核电站有一场核赌博,这是非常危险的。

  

  法国总统 马克龙:扎波罗热核电站周边的情况显然是最令我们担心的。

  8月21日,美、英、法、德四国领导人举行电话会谈,呼吁俄乌保持军事克制。

  然而对于西方姗姗来迟的关注与重视,俄罗斯方面不断揭批美国是核电站危机的始作俑者和幕后黑手。

  

  8月28日,一架无人机在扎波罗热核电站上空被俄方击落,飞行轨道显示其袭击目标是存放核废料的仓库。

  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 科纳申科夫:被俄军击落的乌克兰攻击无人机落在一号特殊设施的屋顶上,没有人受伤,没有造成建筑物严重损坏。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俄军方消息称,这是一架美国制造的无人机。

  

  8月29日,扎波罗热核电站再遭炮击,核燃料储存设施的屋顶被炸出一个大洞,扎波罗热州军民行政机构官员弗拉基米尔·罗戈夫指出,开火的正是美国提供给乌克兰的M777榴弹炮。

  俄罗斯政治分析人士指出,乌方针对核电站制造袭击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恐吓扎波罗热居民,迫使其外逃;其二就是阻挠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考察。

  

  俄罗斯国防部长 绍伊古:昨天,乌克兰武装部队不仅向扎波罗热核电站开火,还向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团的行动路线开火。

  

  扎波罗热核电站的乏燃料储存设施中存有4000根乏燃料棒,含有数量巨大的放射性物质。俄罗斯核问题专家阿列克谢·安皮洛戈夫指出,乏燃料正是制造核脏弹的理想原料,一旦国际原子能机构人员进入核电站考察,就会发现实际情况与乌方此前上报的信息不符。

  

  9月1日清晨,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大门附近很平静,等待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到访。然而就在不久后,扎波罗热核电站附近再度遭到炮击,核电站紧急切换到应急模式。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 格罗西:我们正在行动。根据我们目前了解的情况,军事活动有所增加,包括今天早上和最近几分钟前。但权衡利弊后,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停下来,我们现在正在前往(核电站)。

  9月1日傍晚6点,总干事格罗西和专家团大多数成员走出扎波罗热核电站,完成了第一次考察,并做出初步评估。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 格罗西:尽管我在里面只有4或5个小时,但我看到了很多东西,而且我的同事也还在里面,我进行了全面走访,进入各个单元,参观了应急系统发电机等不同区域。

  专家团检查了核电站多处受损情况,包括一枚未爆炸的炮弹残骸,格罗西宣布,国际原子能机构将派数名专家长期驻留在扎波罗热核电站。

  

  分析人士认为,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团的任务仅限于“专业技术评估”,并没有厘清军事行动责任的职权,因此不太可能扮演冲突“调停者”的角色,但专家常驻核电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和紧张局势,甚至有望使核电站成为安全区。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 格罗西:技术人员有两个小组,其中有一个小组会一直在核电站待到周日或下周一。

  

  路透社注意到,在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团访问期间,大批俄罗斯士兵在周边进行保护。

  俄罗斯国防称,当天有乌克兰军人试图在核电站所在的埃涅尔戈达尔地区进行空降,受到俄方火力压制,未获成功。还有大约60人组成的两个乌军小组试图在核电站东北方向3公里处的卡霍夫卡水库沿岸登陆,被俄军发现后消灭大半。

  随着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的到来和留驻,外界对于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安全信心有所增强。

  但与此同时,在乌克兰南部,更惨烈的正面对抗已经打响。

  

  8月29日,在接受了美国多轮军援“输血”后,乌克兰南部作战司令部宣布,在乌南部的赫尔松地区发起反攻,并表示已突破俄军第一道防线,占领了几个村庄。

  赫尔松位于俄乌战线的最西端,是目前由俄方控制的唯一一个乌克兰省会城市,距离克里米亚仅约100公里,是重要的战略要地。舆论分析指出,乌方之所以选择从这里开始反攻,是因为如果取胜将有很强的象征意义。

  生活在冲突前线地带的玛丽亚和丈夫科斯蒂亚,以畜牧业为生,近期频繁的炮击以及喷气式飞机在头顶的尖啸而过,令她非常紧张。

  

  当地居民 玛丽亚:我躲在房子里,每次心脏都快要跳出来,当飞机飞过时我会大声尖叫,我很害怕,上天保佑我们。

  

  最近几周,乌军以赫尔松地区的桥梁为重点打击目标,目的是切断俄军在乌克兰的后勤补给路线。但多数军事专家认为,乌军所采用的属于“磨损战略”,很难取得重大胜利,反攻可能演变为一场漫长的消耗战。

  乌克兰南部作战司令部发言人 胡梅纽克:俄军可能会继续尝试建立渡轮或浮桥过境点,但整个可部署区域都在我们的火力控制之下。

  乌方的说法遭到俄方的反驳。

  俄国防部8月30日通报称,俄军在南部战线摧毁了乌方大量军事装备,并瓦解了乌军在多个方向的攻势。

  

  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 科纳申科夫:我军行动有效,一天之内摧毁48辆坦克、46辆步兵战车、37辆其他装甲战车、8辆装有重机枪的皮卡车,消灭了1200多名乌克兰军人。

  赫尔松州军民行政机构副主席斯特列穆索夫直言,基辅的反攻“无效”,没人前进也没人撤退,是乌军“发生了错觉”。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 佩斯科夫:(俄方)特别军事行动正在按照现有计划有条不紊地继续进行,所有目标都将实现。

  9月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公布了一段据称是乌军士兵在战败后的自拍视频。

  

  乌军士兵:两天内就损失了半个排的人,非死即伤。我们有一个迫击炮,还有那些直升机上的白痴,甚至不能飞到他们面前看看是从哪里开枪的。这就是现在的战争。

  

  8月29日,俄国防部发布公报称,对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以来,俄军共摧毁276架乌克兰战机、148架直升机、1832架无人机和370套防空系统。

  塔斯社援引俄空军消息人士的表态称,乌克兰曾经的空军力量——米格-29、苏-27和苏-25的合格飞行员,实际上已全部被俄军消灭。为了继续执行作战任务,乌方不得不出动乌克兰空军哈尔科夫军事学院没有完成学业的学员。

  据塔斯社透露,五角大楼目前正在为乌空军招募前阿富汗战斗机飞行员,这些阿富汗飞行员曾经效力于阿富汗政府军,2021年塔利班政权上台后前往美国,被五角大楼招募后,他们将会在加利福尼亚接受一段时间培训,然后通过波兰进入乌克兰。

  

  在乌克兰宣布“南部反攻”前,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方还帮助乌军进行了“兵棋推演”(war-gaming),帮助乌军了解在不同情况下所需要部署的兵力水平,并建议乌军限制反攻范围,避免过度扩张陷入多线作战。

  而选择从克里沃罗格和尼古拉耶夫向赫尔松方向进行所谓“反攻”,一定程度上也是考虑到那里森林很少、地势开阔,美国可以对该地区进行太空侦察,为乌军提供信息数据。

  

  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Clarke)认为,乌军近期的军事行动以及使用“海马斯”火箭炮打击的成果,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功不可没。按照克拉克的说法,美国特种作战部队的代表从2014年起就已经开始训练乌克兰军人,目的就是对抗俄罗斯。

  在俄方官员看来,乌方选择此时反攻也是因为受到“西方怂恿”。此前,《华盛顿邮报》曾公开质疑,美国花费了数十亿美元的军援,却没有看到赫尔松前线的行动;“政客新闻网”也两次发文质问“乌克兰的反攻在哪里”。

  俄罗斯防长 绍伊古:其唯一目的,是在西方策划者心中制造一种幻想,即乌克兰武装部队有能力发动反攻。

  

  俄乌冲突已持续半年有余,表面上是俄乌之间对阵,实则是俄罗斯与西方的持久消耗战。

  而对于乌克兰来说,西方是否继续支持、能支持多久,都还打着问号。

  本周,美国《国会山报》发表评论称,如果乌克兰想要生存下去,战斗必须结束,唯一合理的做法是进行停火谈判。